当前位置:网站首页>35歲軟件測試工程師,都在慌什麼?

35歲軟件測試工程師,都在慌什麼?

2021-09-15 04:25:14 小碼哥說測試

35歲現象和中年危機,是IT乃至所有行業都共同面臨的一個問題,就趨勢來說,就是由IT/互聯網行業開始興起,然後逐漸擴散到各個行業成為一種社會問題,而究其本質,就是職場上的年齡焦慮帶來的“中年危機”。

在這個年齡段,員工往往面臨著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狀態,生活負擔和壓力最大,而此時的職場競爭力下降,導致職業風險的出現。

具體到35歲現象,則是諸多用人單比特將招聘門檻設置為“年齡35周歲以下”, 有的甚至提出“員工90化”。

35歲,本該屬於職業黃金期,卻成為某些行業的年齡上限,這使得35歲成為了一個非常敏感的年齡,進而衍生出一種彌漫在職場的潜規則:35歲之後,職業之路將不再或者很難存在新的可能。

早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錶建議取消國家公務員報考35歲以下的年齡限制,便引發了廣大網友對“35歲職場危機”的關注與討論。

35歲被戲稱為“職場榮枯線”,對此,招聘單比特的解釋是許多崗比特年齡要求是因為工作性質不同,比如辦公室文員更多是負責前臺接待工作,選年輕一些的人當然更好。

也有不少公司的對外說法是,35歲以上的大齡員工雖然經驗豐富,但體力、反應、靈活性方面無法與年輕人相比,而35歲以下的員工可塑性强,同時學習能力强,更容易接受新知識、新技術和新思維。

坊間一般認為年輕人有幹勁、有精力,對工薪要求低,對上昇空間期待值高,生活和家庭的牽絆少,有些企業老板看重員工的年齡結構,認為是公司成長性、創新性、活力值的體現,並把這個納入對人力資源的考核目標。

很多公司認為,如果員工沒有無可替代的競爭力,那麼年滿35歲即被視為已經觸碰了“年齡紅線”,被認為“生活瑣事多”“工作精力有限”“身體健康有風險”。

可能是這麼多年來,“人口紅利”“工程師紅利”的結果,讓企業用工習慣了“掐尖”的方式和超時超量的工作强度,當然也有相關部門對於相關法律法規執行不到比特的情况。但“35歲職場榮枯線”實際折射了單比特用人理念的誤區,即注重勞動力“便宜、好用”,而忽視產業轉型昇級背後所需要的人力支撐、資源經驗儲備。

這樣的用人導向,很容易陷入產業、用工“內卷”惡性循環,應該警惕“年輕化”成形式主義。

提到35歲現象,先得提到公務員及事業單比特招考的年齡限制也是35歲,幾乎無法確定這個標准最早是由哪裏提出的。下圖是2021年國家公務員招考報名條件但是在業內發揚光大,就不得不提到華為公司,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華為的招聘要求就已經出現了35歲的限制。需要强調的是,在這裏並不是要針對華為進行批判或者針對,僅僅只是還原事實。而事實上,在員工權益保護上,華為在法律框架內的做法是很多其他公司幾乎不可企及的。

隨著華為的名氣和業內地比特的不斷提昇,針對華為進行盲目學習甚至複制的做法越來越普遍,35歲年齡限制也就隨著“狼性文化”逐漸擴散開來,成為了IT圈中十分濃重的風氣,而作為發源地,IT行業也就成了“35歲現象”的重灾區。

需要說明的是,華為在針對辭退超齡員工的補貼上,始終按照相關法律法規進行,而很多學習華為,號稱也是狼性文化,以奮鬥者為本的公司,往往都沒有華為如此“慷慨”。

當“35歲現象”成為一個屢屢被提出討論甚至大加撻伐的問題時,就足以說明它的影響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程度。

之所以將“35歲現象”和內卷聯系起來,是因為“35歲現象”已經是IT行業甚至測試圈中高度內卷化的一個標志。

由此造成的風氣就是,35歲的年齡線成為了懸在所有從業者頭上的達摩克裏斯之劍,而在這個行業中,所有人都會考慮在35歲時留好後路,至於是否在職業道路上有持續發展,是否有沉澱和積累,就不是考慮重點了。

而在行業中,“面試造火箭,入職擰螺絲”就越發成為現實,一方面是入職門檻越來越高,很多工作中不涉及的內容也會變成考察內容,另一方面則是整個行業彌漫著一種恐慌和不確定的情緒,雖然業內公認測試行業是一個相對“長壽”的穩定職比特,但35歲現象傳導到測試行業,依然會有很嚴重的影響,也會催生出很多測試工作所獨有的問題。

首先,除了行業頭部的大咖外,其他人進而會放弃在行業發展和深耕的機會,將35歲前的職業生涯作為過渡。那勢必會造成大量的測試工程師,即使在敏捷框架下被賦予了很多其他的職能,也會將自己的技能偏重在自動化測試等很容易短期內出現效果的方面。

從而忽視其他非自動化測試的內容,這對於軟件測試工程師的職業發展是非常不利的。整個測試圈本身需要通過時間積累而成的經驗會被忽視,長遠來看,整個行業的基礎會被動搖。如同前一篇所提到的,大家都會將精力集中在“術”,而非“道”。

其次,當測試工程師將精力集中在自動化上時,整個測試的側重點將會不可避免地從控制軟件質量轉向測試脚本的編寫等。眾所周知的是,自動化測試是不可能覆蓋軟件測試所有方面的,而自動化也僅僅只是測試中的一個方面。

這種內卷的結果就是軟件測試的目的遭到破壞,測試工程師所獨有的很多品質和要求會被忽視,軟件測試牽扯到的諸多技能,如測試用例編寫,測試用例設計等,對軟件質量控制有十分重要作用的能力會被忽視甚至略過。

最後,軟件質量控制,是由多個環節共同完成的。測試工程師在當前敏捷架構下的職責貫穿軟件研發全過程,而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測試環節。因為“35歲現象”所帶來的內卷,使得測試的側重點發生了變化,在這一點上,會讓軟件質量控制的配合出現缺失和偏差。這對於軟件質量來說是灾難性的。

對於測試工程師本身,則是會急功近利地將精力投入到測試中的一部分中,從而令整個測試的平臺失衡,這會讓整個測試圈陷入與開發同質化的軌道中去。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對於軟件測試行業和測試工程師本身職業發展都是非常不利的。

版权声明
本文为[小碼哥說測試]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chowdera.com/2021/09/20210915042419904x.html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