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终末之章——CSP-S2020&NOIP2020退役记

终末之章——CSP-S2020&NOIP2020退役记

2020-12-06 15:49:58 sun123zxy

走了,回来了。不管如何,这条路似乎已经延伸得很漫长了。从兴趣,变成兼修,变成接近专修,又变回兴趣,这中间的路太长,以至于虽然百味杂陈,却说不出什么感想。

——《noip2020复习总结》 by p9t6g

谨以此文,或是完全退役前的最后一点日记和随想,纪念即将结束的5年OI生涯。

开始了?

2020/09/??

大部分半退役选手调转枪头停晚自习了。

表示一点都不慌,学文化使我快乐 这么早停干啥啊

2020/10/11 初赛

打开选择题...

就这?就这?毒瘤的组合计数和概率期望去哪里了???

话说考初赛前几天学校翻修科技楼时把几个计算机科学大佬挂在走廊上增加逼格,结果上面有个香农...

于是选择题就AK了。

有点小飘,一看程序题...这画风不太对劲...

于是差点没做完。nth_element看了半天当成快排了,字符串转圈算不来。二进制dp考场都硬是没看懂,被迫与ABCD斗智斗勇;对完答案发现前面又离奇错一堆,复杂度还算错,当场掉到70+,感觉凉凉。

Anyway,又没复习又没刷题,文化课选手也不指望考得好好,过线万岁吧。

开始了。

2020/10/19

复赛线只有40pt啊

申请了晚自习停课,回到了熟悉的小机房里。进门就被亲切的垃圾发酵气味欢迎...

坐到机房最后一个机位上,位置比去年还要摸鱼。清理了桌上堆成小山的垃圾,使用成吨的纸巾擦去了成吨的灰尘,托p9t6g装了个win10,终于坐到了位置上。

观察一下周围... 怎么你们比去年还颓啊

2020/10/26

模拟赛被各种虐爆,主席树sb题写了2h,被高一选手吊打。

感觉很菜,但心态良好(

颓废方面的话,只是隔几天打一小会妖妖梦或者随机绀而已。说实话有一段时间没碰东方了,以前收率拉满的反魂蝶现在都有点吃力。

记得初三高一的时候还时常能看到肝正作的同学(那时还有几个上一届的学长),不知不觉的就剩我一个了...

下一届学弟学妹不太了解,不知道东方的火炬能不能继续传下去。

2020/11/04

嗯,我知道过几天就CSP了,但突然有点学不进去...

于是在机房学了波Jekyll,装了Git开始手撸新博客前端...

CSP-S2020

2020/11/06 Day 0

试机日。

以前NOIP都在宇宙名校举行,地方都不用挪。这回换到了NK的一个奇远无比的校区,于是很新奇的有了一次集体旅行的经历。

坐上车才发现CCF早就给了一等分数线,emmm 70pt...那我尽量和六年级小朋友度长絜大一下吧(笑) flag x1

后来发现70pt是初赛一等奖线,白高兴一场

大巴一路东行。不知不觉,窗外已是高低起伏的绿色的海洋。明明是条正规的国家高速公路,居然到处坑坑洼洼。大巴前侧小一届的学弟们在棋牌娱乐,车后一众老年人却沉迷手游。 好像不太符合社会规律?

PC玩家只能往窗外望。一路上又是架桥又是隧道的,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哪门子鬼地方。忍不住开始吐槽:

  • 试机 \(\iff\) 去郊游
  • 前往LJNK中学为山区孩子送去温暖
  • ...

摇摇晃晃四十多分钟,到了。还没下车,只见一座巨型空心扁平圆柱建筑矗立校园中央...

“这是......土楼?”

山区少数民族聚居地学校

整个学校独占了一个极大的街区,旁边是一些附属建筑和一个标准体育场,在巨大的圆柱面前显得额外渺小。

说实话修的还是蛮好的,但确实太偏僻了,周围全都是些巨型吊车,没啥人烟。

考试场地——伯苓体育馆 爆零体育馆

合了影就进去试机了。虽然停不下来吐槽,但还是得给考试场地点个赞。体育馆就是不一样,里面非常宽敞明亮,几百台电脑的大型阵列让人印象深刻。

随便写了个 a+b problem 就开始玩这里的局域网,差点搭了个FTP起来。

Waper爷和disangan233在我的怂恿之下开始快乐联机CS1.6(

总之试机日就这样过去了,堵车堵了快2h才到家,颓了会儿 Portal 2 就睡觉了。

2020/11/07 Day 1

睡了10个小时,早上9点以饱满的精神状态醒来开始撸博客前端,吃完午饭才感觉有点慌,去敲了个倍增LCA压压惊,然后慢摇摇的坐车到了考场。

开考后断局域网好评,分片区上厕所好评,发的三明治馅料十足好评(

T1瞪了2min直接跳了,30min切了T2(这回长记性了,开了unsigned long long),T3想了会儿感觉应该不会做,于是就开了T4。

一开始感觉直接就顺着for一道随便模拟+博弈一下就可以了,没怎么细想就开始敲代码。调了调然后发现过不了大样例,总有个 \(\pm 1\) 的误差。再次思考发现之前的做法有一点逻辑上的漏洞,正着for完一道还要回溯做博弈,于是又写又改,还是没过大样例。

此时已过2.5hour,有点小慌,回头去敲T1。时间紧张,忘记了开考时想到的更好写的前缀和+二分,直接糊了个一堆if的 \(O(q)\) 上去结果半天没调过(赛后还发现以为能过的40pt部分都有锅),炸裂。

出考场交流了一下,似乎T4人均写错误解法然后观察大样例用奇偶性水过了,有点不爽。Waper爷讲了讲T3的做法,听了个大概,确实是我做不起的题,溜了溜了。

分数有点惨,丢人啊。真就和六年级小朋友度长絜大是吧...

暂时别想了,回去颓吧。于是晚上又是 Portal 2 和搭博客。

...

2020/11/08 赛后

个人认为考试时精神状态还可以,开题策略上也没啥问题,跳过码农T1和八成不会做的T3都是很正确的选择。但是应该先把跳了的题的各种idea记录下来的。

T4考场代码已经将近正解了,但是因为少发现了个关键性质没有搞出来。还是莽撞了,没多想就开始敲压轴题是大忌啊。不熟悉四道题的赛制、过分低估CSP-S的难度也是一个原因。 谁叫教练考前一直奶我们人均AK

也不知道是否会计入省选成绩,不过作为一个月后就该退役的文化课选手也没啥好担心的对吧?

当给NOIP攒RP吧。

upd: 初评出来了,居然没有挂分( 分也就那么一点

要来了。

2020/11/23

开始停课了。 翘了期中考试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除了不用上早自习能多睡一会儿。

天天都考四道题,感觉还是做不完,而且考后也做不完...

教练让我们每个人出道题出来和别的学校换题,莫名感觉这次又要像之前的两次互测一样咕掉。

说实话搞了那么久OI一次校内互测都没有举行,真的感觉非常遗憾,好想把自己的idea分享给别人,好想在校内OJ上留下点自己的印记...

一年前准备投给互测的 白银之春 老std一堆bug,干脆重构了一遍。顺便一起给半退役后摸出来的 GCD卷积 造了数据,挂Github上准备投题。

UPD: 真的咕了 sb教练再次欺骗了我的感情 。反正没机会了就挂在博客上了,希望有人看到了拿来玩(

2020/11/29

周五晚上和Waper、p9t6g在机房颓完CS1.6,回家时和Waper爷聊到我们长长的OI生涯。今天突然看到了他的 OI回忆录 ,有点小感伤。

我校最早接触OI的10个所谓“信息特长生”,最终也只剩下了Waper一个人孤军奋战。看到昔日的战友一个个离去,我不知道Waper内心的感受。

死人并没有什么悲伤,只有活着的人在承受离别的痛苦。

Waper爷平时看上去像个大老粗人,但他对五年OI生涯的感情是非常细腻的。平时和他交流不算太多,但作为离开的九位同学中坚持得还算长的,我也是看着Waper默默努力了5年,达到了现在的高度。初一初二的时候,总是他,一个人在机房后面学习更高更难的算法,横眉冷对初中竞赛教练的鄙夷和其他同学的不解。现在他又要和更多更强的选手竞争,承受文化课和竞赛成绩的双重压力...

也不知道Waper会不会看到这篇博客,在这里向你表达衷心的祝愿,希望能在明年NOI的Au榜上看到你的身影。

2020/12/02

又是 Day -2 ,又是考前信心赛,又是T2换根dp,又没调出来,又是倒数第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自闭了,撸了一天的前端(

NOIP2020

2020/12/04 Day 0

因为考场和CSP一样就没去试机。

大清早刚到机房不久halfway就来打气,听了还是蛮开心的。这回没有可乐和士力架差评

中午机房出现了6人联机CS1.6的空前盛况,玩的很开心。

觉得自己八成回不来了,于是给机房电脑擦除了数据,回家打了一小会CSGO,睡了。

争取明天给自己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2020/12/05 Day 1

早上6:15起来往考场赶,又在学校里晃了半个多小时才进考场。LJNK的操场台阶很适合躺着睡觉啊 (?)

T1是个什么沙包题啊,封装一下分数吧,20min切了。

然后T2就把我最后一次NOIP埋葬了。

字符串?NOIP不是几百年没考字符串了吗??

有点慌,看懂题意想了想,奇偶性随便预处理一下能解决,应该是要枚举字符串 \(C\) 的,然后发现要判循环节大小。然后发现自己只会 \(O(n \sqrt n)\) 判,外面还要多乘上个 \(O(n)\) ,不如暴力。然后想到KMP,但好久没做字符串了,不敢确定它真的能判,就丢了。上了个厕所想到哈希过后怎么dp搞搞,但从厕所回来就忘掉思路了,一直觉得没有比暴力更优的思路。呆呆了看了10min,回头再看吧,跳题了。

两种正确做法想到了都没打,不愧是我。

T3是几百年没出现过的乱搞+构造+SPJ。随便画了画出了个类似汉诺塔移法的东西,看到 \(n\)\(m\) 不大就准备开写。脑中闪过爆炸的CSP-S T4,又仔细的把算法的细节完善了一下才开敲。

于是90分钟过去了,甚至还没有开始调试。慌张的一批,开T4了。嗯,30分是能暴力+二分判的,40分来点除法也是能骗的,后面的暂时别管吧,于是现在面临敲T4暴力、敲应该是正解的T3、回头看T2的选择。

我选择了敲T3。

又写了30min,前三个样例过了。又调了30min,还是过不了最大的样例。此时只剩40min,丢掉去敲T4的30分,过了。茫然的瞪了5分钟T2,比赛结束了。

1=不保,惨淡退役。

因为之前做过心理准备,所以情绪还算稳定。出考场听说T2人均KMP \(O(26 \times n \ln n)\),但脑子已经不好使了,还是不太会做。坐在车上想起在厕所里想到的hash,发现似乎直接暴力调和级数跳就可以处理循环节了,emmm...

又想起自己打了那么久的T3好像还是 \(O(n m^2)\) 的,算法没假时间复杂度却假了,呵呵。T1卡不卡高精、入度出度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p9t6g说他30min切了T1、T2,惹不起打扰了。Waper爷T2、T4都拿了不少的分,不知道能不能上省队线。高三来划水的的Ag爷trrb倒是很低调的拿了个340,膜膜膜。

和Waper、trrb坐车回家了。

某一瞬间,似乎有点恍惚。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哼着《さくらさくら ~ Japanize Dream...》。

...

赛后当日

去年CSP-S出了3道树题,题面不复杂,标准分的码量也很小,哪知道今年完全是不同的题风。

果然划水还是划不出省一的呢。

冷静了想了想,作为垃圾退役选手,考场智商减半做不起T2也算是 Normal Ending 了,当T3把锐气削减后,结局基本就没有悬念了。遗憾的是没有回头去看一眼T2,白送的45分暴力给扔掉了。T3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没调得出来。

要是运气好一点,也许路上哼的就是《紅楼 ~ Eastern Dream...》了吧。

chat-p9t6g

结束了。

名正言顺的退役了。

学了那么多年OI还是个小透明,要说给别人留下了什么印象,也就初三考省选时给保安讲哈希的神奇经历了吧。

很早以前就意识到自己和别的OIer不太一样了。别人的颓废是打游戏水知乎,而我喜欢瞎学点没用的东西。

OI是我的兴趣,但不是唯一的兴趣,而我也没有凭兴趣使然就有学上的天赋。本来想得就比别人慢,本来题量就没有别人大,本来就知道自己是不务正业的OIer,这也许就决定了我在OI上的高度了吧。学了那么几年撞到一次省一,我已经满足了。

五年的OI生涯已经不算短了,虽然没有碰到几个知心朋友,但是收获是不可估量的。OI保持并强化了我对计算机的兴趣,也让我对这个世界更加好奇了。我想若是没有OI的经历,或许我不会为了搭博客去学前端和网络原理,不会那样从容的在Unity里使用C#,不会用Python在Minecraft里造红石音乐,不会有支持所有前述整活的码力;也不会在学孟德尔的豌豆时想到FMT,学有机化学时想到生成函数;更永远不会为了搞懂生成树计数独立证明行列式的几大定理,不会翻开《算法导论》惊叹于“没用的”数论在RSA加密里的美妙运用,永远不知道“理性愉悦”是多么的让人快乐......我甚至觉得OI间接的帮助我入坑了东方——我们享受解决问题带来的快感,我们分享题解为后人搭桥,我们把有趣的idea出成题目给大家分享,我们还用爱发电,建立并维护了洛谷、UOJ、LOJ、etc. 那么多规模可观的OI社区,这份热爱和同人精神的本质是一样的啊。

我相信这五年带给我的成长在更远的将来是有价值的。

完全投身文化课的学习,我知道这并不是条容易的路,但我会尽力在其中找到乐趣。还有战友在OI这条船里奋斗,祝愿你们在接下来的省选和NOI取得满意的分数,过一个轻松一点的高三。

退役不代表完全离开OI。还有几篇未完成的学习笔记(有一篇写了20多k了舍不得丢掉(笑)),咱尽量找时间填上。也许闲暇时也会继续学点东西理性愉悦一下。

我们在各自的道路上奋斗,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Next Phantasm...

——sun123zxy

2020/12/05

版权声明
本文为[sun123zxy]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cnblogs.com/sun123zxy/p/14092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