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频收罚单的浦发银行:增收不增利,曾遭骗贷数亿元,内控缺位?

频收罚单的浦发银行:增收不增利,曾遭骗贷数亿元,内控缺位?

2020-11-06 22:43:55 贝多财经

近日,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下称“浦发银行”)再遭监管处罚。据了解,央行石家庄中心支行披露公布的一批反洗钱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国银行、浦发银行等合计被罚没约1400万元。

其中,中国银行河北省分行、中国银行石家庄管理部、中国银行辛集分行等多家支行分别被罚款310万元、290万元、180万元,多名相关责任人被处罚。根据计算,中国银行合计罚款金额超过1000万元。

频收罚单的浦发银行:增收不增利,曾遭骗贷数亿元,内控失灵?

 

除了中国银行外,浦发银行石家庄分行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100万元。同时,浦发银行石家庄分行两位有关责任人分别处罚款5万元,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为2020年10月29日。

同日,襄阳银保监分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浦发银行襄阳分行存在贷款资金回流借款人用于签发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25万元。

增收不增利

贝多财经了解到,浦发银行曾于今年早些时间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开出的巨额罚单,合计被罚款2100万元。根据通报,2013年至2019年,浦东银行存在延迟支付同业投资资金吸收存款、个人消费贷款贷后管理未尽职等“12宗罪”。

浦发银行方面表示,已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了严肃问责。浦发银行指出,该行从多方面实施整改工作,目前相关整改工作已基本完成。但不可否认的是,浦发银行存在违规情况持续已久。

资料显示,浦发银行成立1992年,注册资本293.52080397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郑杨,1999年在上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0000。当前,浦发银行高管包括董事长郑杨、行长潘卫东以及副行长王新浩、崔炳文、谢伟、刘以研等。

业绩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87.31亿元,同比2019年增加23.45亿元,同比微增1.6%;实现净利润447.42亿元,同比减少7.46%;扣非后的净利润为445.5亿元,同比减少5.44%。

根据浦发银行此前公布的2020上半年财报,该行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14.1亿元,同比增长3.9%;实现净利润289.6亿元,同比下降9.8%。根据计算,浦发银行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473.2亿元,净利润155.9亿元。

频收罚单的浦发银行:增收不增利,曾遭骗贷数亿元,内控失灵?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9月末,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1.85%,较2019年末下降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9.38%,较2019年末上升15.65个百分点。

而截至2019年末,浦发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813.5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05%,环比2019年第三季度的1.76%,增加了0.29个百分点,同比增加了0.13个百分点。

此前,浦发银行在2018年报中提及2019年度公司经营计划时曾表示,2019年末不良贷款率控制在1.8%左右。但显然,浦发银行并未完成设定值,直至2020年才有所缓解。

监管罚单不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1月2日,上海纪委监委通报称,浦发银行原副行长穆矢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穆矢于2017年6月从浦发银行辞职,离职原因为“工作变动”。

根据2017年7月份媒体报道,穆矢从浦发银行辞职后,加入了万达集团旗下万达金融集团,任职万达金融集团副总裁一职。今年9月1日,穆矢还接任了万达集团旗下快钱支付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的职位。

频收罚单的浦发银行:增收不增利,曾遭骗贷数亿元,内控失灵?

 

信息显示,穆矢在浦发银行任职期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曾因违规发放贷款,合计被罚款4.62亿元,同时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2名副行长问责,包括禁业、罚单等,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为2018年1月。

被处罚的原因在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2019年10月12日,银保监会披露的罚单显示,因“浦发银行对成都分行授信业务及整改情况严重失察,当事人对该项违法违规事实负有责任”,时任浦发银行副行长的穆矢被罚款30万元。

另据了解,浦发银行还曾侵害消费者权益,遭到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通报。今年4月16日,该局发布《关于浦发银行、中华财险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例的通报》,点名浦发银行、中华财险存在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

通报显示,2018年9月,浦发银行代理销售的私募产品出现延期兑付的问题,引发多起消费者投诉。经查,浦发银行存在多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包括尽职调查不到位、风险提示不完整等。

遭骗贷数亿元

此外,浦发银行还曾在发放贷款的过程中频频“踩雷”。近期,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民事裁决书显示,四川省中环矿业有限公司在2016年1月和6月,先后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科华支行贷款两笔,合计6500万元。

两笔贷款分别到期后,浦发银行成都科华支行既没有收到本金,也没有收到利息。2019年,浦发银行将四川省中环矿业有限公司诉至法院,但被告人并未到庭参加诉讼,且已被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不过,这并非浦发银行首次“踩雷”放贷或被骗取贷款。此前,原浦发银行石家庄分行客户经理王某斌,利用职权便利,勾结外人骗取自家银行6000万承兑汇票。截至案发日,仍有近3000万元未能归还。

在《颜某学犯合同诈骗罪、贷款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再审刑事裁定书》中,颜某学用其控制的两家公司,向浦发银行广州分行中小客户部总经理王某珏行贿256.1万元等,从浦发银行获批贷款共计7800万元。

事实上,最为严重的要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自导自演的骗贷案。原银监会曾指出,这是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性质恶劣,教训深刻。

版权声明
本文为[贝多财经]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my.oschina.net/u/4640298/blog/4706935